妇科整形
金华妇科医院 > 妇科整形 > 典型案例 > 隐私:新婚之夜我巧妙的隐瞒非处女身份

隐私:新婚之夜我巧妙的隐瞒非处女身份

[文章来源:金华同济妇科医院] 日期:2009-11-27 13:47
核心提示 文章摘要: 隐私:新婚之夜我巧妙的隐瞒非处女身份,那天下午出门的时候,突降倾盆大雨,才两三分钟的时间,街面上已是白汪汪的一片了。我和小唯约在SOGO的门口见面,到了约定地点,拨小唯的手机却始终无法接通。大楼底下挤满了躲雨的人,巨大的雨声让人心浮气燥。 终于

隐私:新婚之夜我巧妙的隐瞒非处女身份,那天下午出门的时候,突降倾盆大雨,才两三分钟的时间,街面上已是白汪汪的一片了。我和小唯约在SOGO的门口见面,到了约定地点,拨小唯的手机却始终无法接通。大楼底下挤满了躲雨的人,巨大的雨声让人心浮气燥。

  终于接通了小唯的电话,我告诉她我的特征让她来找我,她却坚持要我去找她。就在这时,我透过玻璃看到一个戴墨镜穿白衣的女子拿着电话朝我这边张望。直觉告诉我,她就是小唯。

  于是,我推门进去,商场内骤冷的空气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这时,有人将我的肩膀重重地拍了一下,我回头吓了一跳,正是那个白衣女孩,她的脸被中分的头发和墨镜遮去了大半,我看见她苍白的唇色。她显然很紧张,退到墙角,用颤抖的声音要求看我的证件。

  看完证件,她舒了口气,说她必须谨慎一点,我笑着点头表示理解。然后,我打车将小唯带到一家咖啡厅。

  下午,店里的人并不多,我原想在大厅坐下,谁知小唯说什么都不肯落座,仿佛每个人都盯着她一般。

  为安抚她的情绪,我只好向服务员要了一间包房。在密不透风的包房里,小唯终于平静下来,艰难地开始了她的讲述。

  我把自己回报给了他

  我今年26岁,是一个6个月大的孩子的妈妈,按说此时的我应该是平和幸福的,但这些日子,我仿佛置身烈焰中,备受炙烤和煎熬。一切还是从头讲起吧……

  我算是一个经历坎坷的女人。小时候,爸死得早,是妈妈一手将我拉扯大的。在我10岁那年,妈妈被查出患了乙肝。

  为了让我继续读书,她隐瞒了自己的病情,被迫改嫁给一个大她十几岁、死了老婆的男人。一开始,那个男人对我们母女还挺好的,但在得知妈妈的病情后,他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不仅不给妈妈治病,而且时常对我们母女冷言冷语,异常苛刻。

  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,有一天,妈妈走亲戚去了,只剩我和继父在家。半夜,继父竟然闯进我的房间,想侮辱我!

  我拼命推开他,大声叫喊,大概我以死相拼的架势吓住了继父,他悻悻地从我房间里退了出去。

  临走时,他还不忘警告我不要乱说。等他一离开,我扑上去用背死死顶着门,久久不敢松开。末了,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号啕大哭。

  妈妈回来后,我还是忍不住将这件事告诉了她。她抱着我痛哭不已。较后,她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小包,她将小包塞进我手里说,里面有200元钱,是她平日省吃俭用留下的。她说,她对不起我,她没有能力保护我,以后的路只有靠我自己闯了……

  那天,我收拾了几套换洗的衣服,在妈妈的泪光中,仓惶地从那个家逃了出来。

  从家里出来,我便到了W市。可是,由于没有社会经验,我仅有的200元钱很快被中介所骗得一干二净。

  我差点流落街头,幸亏有一个开餐馆的老板见我可怜,将我收留在他店里洗碗。可是,因为餐馆的生意不好,老板便一直不给我工资,我又白干了几个月。

 那天下午出门的时候,突降倾盆大雨,才两三分钟的时间,街面上已是白汪汪的一片了。我和小唯约在SOGO的门口见面,到了约定地点,拨小唯的手机却始终无法接通。大楼底下挤满了躲雨的人,巨大的雨声让人心浮气燥。

  终于接通了小唯的电话,我告诉她我的特征让她来找我,她却坚持要我去找她。就在这时,我透过玻璃看到一个戴墨镜穿白衣的女子拿着电话朝我这边张望。直觉告诉我,她就是小唯。

  于是,我推门进去,商场内骤冷的空气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这时,有人将我的肩膀重重地拍了一下,我回头吓了一跳,正是那个白衣女孩,她的脸被中分的头发和墨镜遮去了大半,我看见她苍白的唇色。她显然很紧张,退到墙角,用颤抖的声音要求看我的证件。

  看完证件,她舒了口气,说她必须谨慎一点,我笑着点头表示理解。然后,我打车将小唯带到一家咖啡厅。

  下午,店里的人并不多,我原想在大厅坐下,谁知小唯说什么都不肯落座,仿佛每个人都盯着她一般。

  为安抚她的情绪,我只好向服务员要了一间包房。在密不透风的包房里,小唯终于平静下来,艰难地开始了她的讲述。

  我把自己回报给了他

  我今年26岁,是一个6个月大的孩子的妈妈,按说此时的我应该是平和幸福的,但这些日子,我仿佛置身烈焰中,备受炙烤和煎熬。一切还是从头讲起吧……

  我算是一个经历坎坷的女人。小时候,爸死得早,是妈妈一手将我拉扯大的。在我10岁那年,妈妈被查出患了乙肝。

  为了让我继续读书,她隐瞒了自己的病情,被迫改嫁给一个大她十几岁、死了老婆的男人。一开始,那个男人对我们母女还挺好的,但在得知妈妈的病情后,他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不仅不给妈妈治病,而且时常对我们母女冷言冷语,异常苛刻。

  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,有一天,妈妈走亲戚去了,只剩我和继父在家。半夜,继父竟然闯进我的房间,想侮辱我!

  我拼命推开他,大声叫喊,大概我以死相拼的架势吓住了继父,他悻悻地从我房间里退了出去。

  临走时,他还不忘警告我不要乱说。等他一离开,我扑上去用背死死顶着门,久久不敢松开。末了,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号啕大哭。

  妈妈回来后,我还是忍不住将这件事告诉了她。她抱着我痛哭不已。较后,她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小包,她将小包塞进我手里说,里面有200元钱,是她平日省吃俭用留下的。她说,她对不起我,她没有能力保护我,以后的路只有靠我自己闯了……

  那天,我收拾了几套换洗的衣服,在妈妈的泪光中,仓惶地从那个家逃了出来。

  从家里出来,我便到了W市。可是,由于没有社会经验,我仅有的200元钱很快被中介所骗得一干二净。

  我差点流落街头,幸亏有一个开餐馆的老板见我可怜,将我收留在他店里洗碗。可是,因为餐馆的生意不好,老板便一直不给我工资,我又白干了几个月。

 婚后,我随丈夫回到了农村,并隐瞒了过去的一切。离开农村七八年了,农村的生活和劳作都让我非常不适应。更何况,丈夫老实巴交其貌不扬,让我根本无法爱上他。

网上预约就诊 与医生即时沟通
相关热点
金华妇科医院 | 医院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在线咨询 | 网站导航 | 站点地图 | 妇科问答 | 有事找客服
服务声明:本网站旨在提供医患互动交流平台,问题回答结果属建议性内容,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!
"金华妇科医院"版权所有 www.fkiv.com © 2009-2016